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指向(1 / 2)

北境公爵莫迪尔·维尔德的陵寝只是一座衣冠冢,其中并无先祖的遗骨——这件事确实如维多利亚所说,算不上什么严格保守的秘密,但也不是随意在外公开的事情。

没有谁会无聊(且愚蠢)到随便去谈论四境公爵之一的先祖陵寝,人们也不会去关注这种注定和普通人生活没多大关系的事情,不管是在旧的安苏时代还是在新的帝国时代,皇室和大家族上层总有数不清的秘密和传说隐藏在厚厚的帷幕深处,一真百假罢了。

但琥珀显然不是对此类事情漠不关心的“普通人”之一,在听到维多利亚的答复之后,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对方的进一步问题,而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果然是个衣冠冢……”

维多利亚静静地看了琥珀一眼:“看来你调查过。”

“额……只是稍微了解了一点,”琥珀顿时有点紧张地摆摆手,“你知道的,我职责所在嘛……有传言说六百年前的莫迪尔·维尔德大公最终未能在家族墓地中安葬,他在人生的最后一次冒险中远离了安苏,从此便消失在茫茫世界深处……不过我也只是听说过这个传言而已。你是知道的,搞情报工作嘛,不确切的消息就只能当个参考,陛下让我找你确认这件事,我还是得找你确认一下才行……”

维多利亚并未在意琥珀后面在念叨些什么,她只是带着一如既往的清冷表情,在对方话音落下之后才慢慢说道:“传言是真的——家族先祖莫迪尔确实未能在凛冬堡的地下墓穴中安息。根据家族记载,他在七十岁高龄时进行了人生最后一次冒险,并在那次冒险中失踪。伟大的冒险家最终在冒险的道路上行至远方,作为一个贵族,他身上争议很多,但作为维尔德家族的一员,他在冒险中建立的许多功绩都令我们骄傲。”

“失踪了么……如此一来,塔尔隆德冒出来的那位‘大冒险家莫迪尔’可就更加‘高度疑似’了,”琥珀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统筹情报工作的职业病渐渐发作,让她终于忽略掉了维多利亚那种清冷而颇有压迫感的气势,并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那他最后一次冒险是往哪去了?有线索么?”

“没有明确记录——莫迪尔·维尔德的每一次冒险都是他自己制定计划,而他是一个从来不会按部就班行事的人,”维多利亚轻轻摇了摇头,“只有当他从冒险中返回,人们才能从他带回来的笔记中整理出他都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而他的最后一次冒险……并未返回。

“当然,在他失踪之后,维尔德家族和安苏王室方面也下了很大力气去寻找线索,其中多少有些收获。根据家族记载,关于莫迪尔·维尔德最后一次冒险的最后一次目击记录是在苔木林和旧安苏的边境附近,有旅人见到他在继续向北方前进。”

“北方么……从苔木林再往北,那可就只有北方诸城邦和冰冷的海岸线了……当年的他也不大可能又去了一次塔尔隆德,龙族那边没有对应的记录。”琥珀一边思考一边嘀嘀咕咕地念叨着,目光则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办公室对面墙上悬挂着的大幅地图,她的视线原本只是习惯性地在洛伦大陆扫了一遍,然而在收回目光之前,她突然注意到了一个此前很少会出现在洛伦人眼中、最近却由于工作重心问题频繁进入她视线的国度。

从苔木林往北可不只有北方诸城邦和海对面的塔尔隆德,那里还有孤悬于北方海洋包围中的隐士国度,法师们统治的神秘巨岛——紫罗兰王国。

“紫罗兰……”琥珀下意识地自言自语着,“难不成还跟那边有联系……”

“看样子你想到什么了,”维多利亚的声音从魔网终端对面传来,打断了琥珀的自言自语,“我听到你提起了紫罗兰。”

“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六百年前的莫迪尔·维尔德曾经前往过紫罗兰王国?”琥珀抬起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北方大公——当这个万物之耻的表情都严肃起来之后,甚至连维多利亚都感觉到了一丝震慑,“而且在那里遭遇了什么,才让他有如今的‘不同寻常之处’?”

“理由,”维多利亚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边,“作为情报主管,你做出这种猜测应该不是乱来的。”

“当然有理由,”琥珀挺了挺胸,“首先,紫罗兰王国是法师之国,所有法师心目中最向往的圣地之一就是那地方,而莫迪尔·维尔德就是个法师——不管他身上的各种光环怎么样,他的‘法师’身份总没错;

“其次,莫迪尔·维尔德是个冒险家,神秘未知的领域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这个世界上除了塔尔隆德之外,没有什么地方比紫罗兰王国更有秘密,对于已经踏遍了已知世界的莫迪尔而言,那里几乎是他认知中的‘世界最后一块拼图’,作为一个伟大的冒险家,他没有理由不去那里走走。

“再其次,紫罗兰王国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擅长使用超乎想象的记忆清除技术,这或许正指向了塔尔隆德那位大冒险家所表现出来的失忆症状——他或许曾尝试对抗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记忆清洗’,这反而导致了他的记忆和神志一团糟……”

说到这,琥珀故意停顿了一下,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原因——直觉,我的直觉让我注视着紫罗兰王国。你是知道的,我可是暗影女神的神选,神选的直觉你还不信的么……”

维多利亚从琥珀开始列举理由的时候便没有说话,她表情冷漠淡然,眼神深处却带着认真聆听的神情,直到琥珀话音落下,她才沉声开口:“你的三个理由都站得住脚……我被你说服了,而且或许我还能为你补充上第四个理由。”

“我说的就是四个理由啊……”琥珀顿时忍不住嘀嘀咕咕起来,然而维多利亚公爵那严肃认真的模样瞬间让她把嗓子眼里的嘀咕又咽回了支气管中,“第四个理由是什么?”

“紫罗兰王国的外派游历学者和遴选学徒制度,他们对洛伦大陆魔法体系的关注和影响——都是从大约六百年前开始的,”维多利亚沉声说道,言语中仿佛凝结着北方千年不化的寒冰,“几乎与莫迪尔·维尔德的失踪是同一时期。”

琥珀愣了愣,片刻之后张开嘴:“……啊哦……”

“现在,应该轮到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琥珀小姐,”维多利亚静静注视了琥珀几秒钟,声音清冷地开口,“我想知道更多关于出现在塔尔隆德的那位‘冒险家’的情报,这有助于我和家族记载中的资料进行进一步对照。”

“哦哦,当然,”琥珀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赶紧连连点头,“首先,这事儿要从那个疑似你老祖宗的冒险家先生在北港买了张船票开始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