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一章 王晦(1 / 2)

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一章王晦

吴仁见到王晦,大咧咧地道:“原来夫子在家啊,年节下关门闭户的也不怕晦气,走吧去对门,我家公子请夫子喝酒!”

王晦哪里愿意招惹这般是非,赶紧说道:“不必了不必了,拙荆已然......”

吴仁一伸手拿住了王晦衣袖,却露出自己肋下的长剑:“哪里这么多矫情,去不去?”

“去去我去......”王晦脸都白了:“远亲不如近邻,早该拜望......”

吴仁也不松手,牵狗一般将王晦拉到了对门。

一进院门绕过花墙,王晦就不由得眼前一亮,一时间连自己是被胁迫而来都抛之脑后。

这小院儿之前王晦也来过几次,先前的两任主人盛林和李珪,都曾经邀请他来宴饮过。

不过两人毕竟是商贾,虽然都通文墨,但是当时院子气韵和如今相比,不啻天壤之别。

几天没有关注的这个小院,现在已经变得风雅不凡。

院中几株老梅开得红白相杂十分热闹,正堂两侧还摆放了几块怪石,院里地面铺上了印着图案的方砖,廊榭也重新经过粉刷修缮,临院一侧还添了美人靠,可以供人任意行坐,欣赏景色。

通往中堂的道路上还开挖了几口形状自然的池塘,道路在池塘中变成了石蹬,中间被池塘围起来的一处空地上,还摆放了一张花斑石桌,周围一圈石座。

院子中最贵的怕就得是这石桌,表面打磨成如镜面般光滑,石头的花斑,构成了一幅天然的黄竹牡丹图,与环境相合,简直巧夺天工。

池中水色清澈,游动着不少红的黄的花的大鲤鱼,一下子就让这院子活了。

水池边种植着一些亲水植物,似乎不畏严寒,菖蒲叶子上还顶着积雪,反倒更显苍翠。

入水口的泉水无声地流出,却不知道水源来自何处,池塘也不见溢出,同样看不到出水口在哪里。

吴仁带着王晦从廊榭绕过这美轮美奂的花园,进入正堂。

一推开门,一股带着清香的热气就扑面而来。

王晦这才发现,大堂的窗户都被换成了巨大的玻璃窗,可以隔绝外边的冷空气。

屋内铺着厚厚的西域缂花绒毯,脱了鞋走在上面,能够感受到地下传来的热气,这是堂屋之下,还设有走水或者走气的地暖。

王晦小心地打量着周围,发现堂屋里的陈设也一体更换了,变得富贵而不失清雅。

家具都是紫檀的,琉璃烧嵌的大铜鹤吐着冉冉香气却不见轻烟,墙上悬挂着不少字画。

画不太懂,字竟然是蔡襄、大苏、黄庭坚、米芾的四幅绢本书法。

更难得的,是四人的作品字数、卷幅,尽皆一致,用的同一个词牌,内容正好是春夏秋冬,倒好像是主人特意从四位大佬那里定制的一般!

几位神仙一样的绝美仕女,却干着丫鬟的活计,拿着干帕子擦拭玻璃窗上随时产生的水露,只为了不耽误室内之人欣赏窗外雪景。

听到侧门的动静,螺钿八宝乌木屏风后转出来一个年轻人,身上只穿着月轮华闪暗花的内衫,披散着头发,赤着双足,手里还拿着一支毛笔:“今日无事临帖,见梅雪相争,忽起兴致,便想邀高邻同赏。”

王晦已经开始有些犯晕,看着眼前神仙一般的年轻人:“徐......徐公子......”

年轻人笑道:“之前为着公事隐瞒了先生,其实我不叫徐步虚,乃节度幕府掌**,叫王彦弼,字辅之。”

王晦脑子顿时嗡的一下:“那你......那你母亲,父亲......”

王彦弼微笑道:“家慈便是徐国大长公主,家君乃驸马都尉,讳诜。”

王晦还在懵:“那之前......”